当前位置: 首页 >政协要闻>>正文内容
民间救援如何突破瓶颈
发布日期:2020年09月30日  来源:同心桥   作者:蓝震    时间: 版面: 字号:[][][]

编者按    安全破拆、顶撑及狭小空间救援、河中沙洲救援、水中翻船自救、高空悬吊向下救援……就在上周,我省举行了首届社会应急力量技能竞赛。作为社会应急力量的组成部分,一支支民间救援队伍同场竞技、各展其能。

民间救援组织,因为贴近基层、贴近群众、组织灵活,在突发灾害事故应急救援中逐渐成为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

丽水里东滑坡灾害、超强台风“利奇马”、温岭槽罐车事故……在一起起重大突发事件中,越来越多的民间救援组织投身救援一线,成为我省应急救援力量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民间救援组织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遇到瓶颈和障碍。

不久前,省政协把“加强防灾减灾能力建设”作为民生协商论坛的主题,不少委员关注到民间救援组织的话题。


 

据同心桥    现状:参与民间救援需要专业、敬业

公羊救援队,对杭州人来说并不陌生。这支民间救援组织,是从杭州起家辐射各地的。2008年以来,他们积极参与地震、台风、洪水及其次生灾害救援活动,甚至还跨出国门参与国际救援。

吴建明是杭州市下城区政协委员,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公羊会全国联席会议副主席、浙江总会会长。

上周,他在钱江新城的一幢写字楼里,接受了钱报记者的采访。

“我们这些民间救援队员,都是一群热心公益事业的人,不求回报,只谈奉献,志趣相投走到一起。平日里,大家各有职业,闲暇之余,就想为社会尽一份力。”

吴建明说,参与民间救援光靠一腔热血、一份爱心,是远远不够的,“没有一定的专业素养和过硬本领以及强有力的组织,仓促上阵,肯定是要吃败仗的。”

公羊救援队之所以能在众多民间救援队中脱颖而出,吴建明总结了两个词:专业、敬业。

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去年在临海参与台风“利奇马”的救援,有17个大人、16个孩子被困学校已经超过40个小时,需紧急救援。“一般人可能觉得齐腰深的积水没什么,其实里面危机四伏,没有专业训练,稍不留神都可能被漩涡‘吸进去’,这需要训练有素的队员才能完成救援任务。”

还有20187月,一艘名为“凤凰”号的船只在泰国普吉府珊瑚岛附近海域沉没,船上游客中87人为中国籍。随后公羊队携带“多波束雷达”“深海侧扫声呐设备”等高科技救援装备火速驰援现场。

40多米深的海底可不是闹着玩的,底下的洋流非常复杂。吴建明说,执行深海潜水任务的队员在出发前还录制了视频“遗书”。

困惑:资金、人员等成民间救援“拦路虎”

吴建明委员在参加省政协的民生协商论坛之前,做了大量细致调研工作。他发现民间组织问题不少,比如救援能力有限、资金和人员出勤率受限、专业培训机会较少等。

对吴建明提到的这些问题,记者也随机采访了一些民间救援组织的相关负责人,他们表示认同。

浙江民安公益救援中心杭州支队负责人周成钢表示,“像民安救援杭州支队下辖有10个队伍,其中比较活跃的有6个,每年光装备投入、人员保险等,平均每个队伍开支要50万元左右,这些费用60%以上需要队伍自筹。”

萧山区衣卓民防应急救援队负责人孙伟和队员参加了在丽水举行的浙江省首届社会应急力量技能竞赛。

“参与地震、水域、沙洲横渡绳索等救援,都是要有装备投入的。一把破拆切割机,要1.5万元;用于横渡的绳索系统,要8万元多;用于地震救援的气垫,需要几十万。”孙伟说,要想做得更专业,没有政府的支持和资金的投入,就太难了。

记者了解到,目前民间救援组织的资金最主要来源有三个:社会应急力量自有资金、基金会支持、社会公众或企业的捐赠。

目前大多数民间救援组织没有营利能力,单靠组织自我募集、捐赠得到的有限资金不能满足救援队伍的运行需求,大多数队员的个人装备都是自费购买,有的救援行动花费实行队员“AA”制承担,运行资金匮乏限制了民间救援组织的发展。

同时,民间救援组织的成员大多是志愿者,平时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存在队员因参加救援导致旷工被单位处以口头警告、扣罚工资和奖金的情况,影响了民间救援组织成员的积极性,很多有志于参与民间救援工作的队员因此离开,造成内部专业人员的流失。

破局:多措并举,提升社会救援能力

记者从省应急管理厅获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省共有各类开展应急活动的社会组织337支。其中,经各级应急管理部门信息登记注册,规模加上影响力较大的社会应急力量共248支。

如何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在省政协举行的“加强防灾减灾能力建设”民生协商论坛上,专题调研组认为可以做这些:“扩大防灾减灾社会化参与程度,强化培育社会救援组织,制定完善引导社会力量参与防灾减灾的政策措施和灾害保险办法,多层次推进应急救援专业化、社会化力量建设。”

吴建明委员也建议:一方面要强化应急救援一体化培训。将技能提升纳入应急管理部门年度工作,每年组织专业培训,同时搭建与“国家队”的互动平台,促进专业水平提升;建立应急救援共享资源库;纳入政府应急联动指挥平台。另一方面,还要加强财政支持,增添社会救援力量发展“新动能”。比如鼓励多形式多渠道的资金补助方式,探索建立社会应急救援基金,鼓励向社会救援力量捐赠款物,税务部门对捐赠双方给予政策优惠。

针对民间救援组织发展中的困惑,钱江晚报记者从浙江省应急管理厅了解到,相关部门正在酝酿方案。

就大家关心的资金来源问题,省级层面已将社会应急力量提供的社会应急救援服务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范围,建立社会应急力量应急救援补助机制,支持社会应急力量参与应急救援服务,并准备在全省推开。还包括争取出台包括社会救援组织在内的应急救援力量参与应急救援而牺牲人员争取相应荣誉的指导政策。

上一篇:名医大家齐聚 逸夫医康政协委员会客厅“开张” [ 2020-09-30 ]

下一篇:西湖政协主席叶伟平:更好凝聚共识,画大同心圆 [ 2020-09-30 ]

【关闭窗口】